絮絮叨叨

读书的时候作文算是我最头疼的事情之一,为了攒够800字时常从最末开始写。800那一排往上数个三四排写完结尾,再写开头,随后慢慢胡诌补中间。因为过于辣鸡还得过17分,不说周围同学,就连我自己也十分惊奇。当时也不爱读书,对课外阅读的冲动仅限于对教科书的逃避,还因为晕各种交通工具而拒绝出远门。因此,我不知道这里用因此这个词合不合适,反正我成了现在这样头发短见识也短的人。这么多年我一路幻想自己各种未来却鲜少付诸行动,一度破罐破摔觉得有份工作养活自己足够了。

去年八月我报了成人绘画班,兴趣是一方面,另一方面也是想改善一下自己非工作日就家里蹲的现状。大概是一周一次左右,这个频率我也有些羞愧,画技进步的速度估计也是受限于此,但这并不能抹消它对我心境心态的影响——至少我耐心与过去相比天差地别,同时在微小进步的刺激下我的部分表达欲望也逐渐冒头。
十二月的时候我购入了kindle,这在我迄今为止的所有正确决定中起码排名前五。我不爱看书,但我爱买,甚至有付钱那一刻就全书阅读完成的错觉,除了正规出版物以外我还会买同人志和原耽,出租屋越来越拥挤,我妈每次来看我都会抱怨一番。思前想后便投奔了电子书的坑,至少解决了书本的大部分。
这个决定真的太正确了,我有必要跳行再强调一次。
在我回神的时候,对电子设备的依赖以及轻便的双重作用让我根本离不开它,我把它带到科室,午休之前看一会儿,下午下班之前再看一会儿,睡前也会再次打开它。

前一两月我猛然对写作有了兴趣,尝试写了六篇东西,很糟糕,所以我把那个发文的小号删掉了。这或许很不错,明白缺点才能有进步的可能性。我发现虽然我开始爱上读书,但是为了某种心理安慰我会阅读一些毫不费脑也无营养的作品,其他部分的书籍可能读的乱七八糟东拉西扯。写作这一输出行为让我内在的贫瘠彻底暴露。
我很开心我能认识到这件事并开始为了写作有目的的读书。

现在目标就是多读多想多写多画,我比过去好多了。

自言自语毫无逻辑。
我去看海盗史了诶嘿!

© 路长|Powered by LOFTER